今天是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走进成华 | 商会概况 | 信息动态 | 会员之窗 | 服务平台 | 参政议政 | 政策法规 | 党建工作 | 公告通知 | 法律服务 | 留言反馈
参政议政
 

 

当前位置:参政议政 > 时政信息 > 正文
减轻民营企业贷款利率负担的决策建议
时间:2019-12-06 14:19:24 文章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查看次数:9607 字号:【

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政府、银行、企业等多方面的合作,尊重市场客观规律,发挥政策引导作用,从制度和机制上根本解决问题。第一,从破解企业融资难上减轻民营企业负担;第二,从降低企业整体贷款利率上减轻民营企业利率负担;第三,进一步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作用,放大积极财政政策效果;第四,推广学习民营银行依托金融科技化解民营企业贷款供需两侧之间结构性矛盾的经验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出台了一系列减轻企业税费负担的优惠政策,有效改善了营商环境。但是,当前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然存在,一些民营企业负担依然过重,利润空间缩小,亏损面积扩大,市场竞争力下降,进而影响我国整体经济的“六稳”和经济发展预期目标实现。

贷款利率过高严重影响民营企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融资难,民营企业获得贷款与其经济社会贡献相比,相当于“小马拉大车”。民营企业已贡献了50%以上税收、80%以上城镇劳动就业,但其贷款满足率却较低。2013-2016年,民营企业贷款占比从45.2%持续下降至39.0%。2018年下半年,政府大力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民企贷款占比才重新回升至40.7%。相关调查显示:民营企业有九成的贷款额度得不到满足,七成的企业达不到银行担保要求,六成以上工业民营企业反映贷款难。

贷款贵,成为增加民营企业亏损、压垮一批民营企业的重要因素。相关调查显示:民营企业的贷款利率往往都在10%以上,且贷款利率一般高于国有企业约1.5个百分点。按2018年我国民营企业贷款余额(32.8万亿元)计,相当于比国有企业多负担贷款利息近5000亿元。贷款贵导致民营企业盈利能力大幅下降。我们从最新公布的2019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盈利能力下降可见端倪:民营企业500强营业收入增幅、税后净利润增幅,比上年分别下降9.99个和21.63个百分点;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营业收入增幅、税后净利润增幅,比上年分别下降11.98个和38.56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中小工业企业(90%以上为民营)亏损5.6万户,企业亏损面达15.2%;2018全国中小工业企业比2017年末减少6494户,2011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表明沉重的利息负担确实压垮了一批企业,对稳就业、稳预期构成了严重威胁。

此外,融资难、融资贵已经成为制约落实东北振兴战略的“一座大山”。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东北地区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甚于国有企业,且在全国更为突出。2018年东北地区4000多户中小工业企业发生亏损,亏损面(25.2%)高于全国10个百分点。

相比国有企业或者大型企业,银行对民营企业担保物要求苛刻,甚至必须搭配一些附加条件,部分民营企业迫不得已只能找利率更高的非银金融机构去借款,近1/4的民营企业甚至不得不求助高息民间借贷,导致一些民营企业陷入高息债务旋涡难以自拔。

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主要原因

与美日等发达国家相比,直接融资不健全是我国民营企业银行贷款利率长期偏高的重要原因。美国直接融资占60%,间接融资占40%。日本近20年银行商业贷款利率只有1.2%左右,结合通胀计算实际上是负利率环境。而我国资本市场发育不充分,绝大部分中小企业无法达到直接融资的最低门槛,只能靠银行贷款。更为严重的是我国不仅间接融资利率高,直接融资利率也很高。全球经济数据显示:2019年10月,我国金融机构基准贷款利率4.3%,高于发达国家(美国1.75%、日本0.3%、英国0.75%、加拿大1.25%、澳大利亚0.75%)2至4个百分点以上。按2018年我国商业银行利润总额1.83万亿元计,相当于增加企业利息负担7200亿元。

资源错配是我国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深层次原因。一是商业银行经营观念尚未完全转变,重国轻民、重大轻小的观念长期存在,戴有色眼镜看民营企业;二是商业银行对民营企业信贷业务的成本高。民营企业的贷款业务具有“短小频急”的特点,这与商业银行为小微企业服务所遇到的风险成本、运营成本、服务成本“三高”问题形成了供需两侧资源错配的深层矛盾,成本和收益不匹配,为民营企业服务往往没有积极性;三是商业银行科技手段缺乏,产品难以满足不同层次众多民营企业的需求。尤其是国有大型银行,由于长期以来专注大中型客户,针对民营企业特点开发的信贷产品不多,科技含量也不高;四是激励约束机制不健全。激励少、约束多,难以有效激发营销人员的主动性和积极性。责任认定机制过于严格,信贷人员存在严重顾虑,宁可少贷不贷也怕错贷遭到处罚;五是民营企业自身存在的问题主要是信息不对称。一方面经营财务信息失真难以准确判断其真实的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风险识别难度高。另一方面不重视信用记录,特别是信用卡逾期还款的情况时常发生,影响信誉。还有资金难以有效监管,缺乏有效资产,还款来源不足等。

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的具体建议

在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我国经济要确保“六稳”的大背景下,建议在今年减税降费2万亿政策基础上,采取四项举措,进一步完善并解决贷款难、贷款贵问题:

第一,从破解企业融资难上减轻民营企业负担。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要求,打通横亘在民营企业面前的“融资高山”。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政府、银行、企业等多方面的合作,尊重市场客观规律,发挥政策引导作用,从制度和机制上解决问题。2018年11月7日,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提出对民营企业的贷款要实现“一二五”的目标(在新增公司类贷款中,大型银行对民营企业贷款不低于1/3,中小型银行不低于2/3,到2021年银行业对民营企业贷款占新增公司类贷款比例不低于50%);2019年2月1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建议在真正落实政策基础之上,制定三年达标的实施细则,在打破银行“嫌贫爱富”、实施政绩考核等问题上拿出“路线图”和“时间表”。

第二,从降低企业整体贷款利率上减轻民营企业利率负担。基于我国银行业贷款利率远高于发达国家不利于企业国际竞争的实际情况,建议在近两年时间内,国有商业银行对所有企业贷款利率每年降低0.3个百分点,特别对民营企业贷款利率享受国企央企同等“国民待遇”提出刚性要求。按2018年银行业贷款余额140万亿和其中小微企业贷款余额33.5万亿元计,仅此一项,每年即可分别减轻所有企业和民营小微企业利率负担4200亿和1000亿元,仅占其年度利润的20%和5.4%。银行可承受,企业可受益。

第三,进一步发挥财政资金“四两拨千斤”作用,放大积极财政政策效果。建议各地可连续三年每年投入1000亿规模的中小企业发展杠杆资金,建立和完善民营创业投资引导资金,加大对中小企业融资担保机构的支持力度,完善财政对小微企业贷款贴息制度。鼓励有条件的地区设立民营企业贷款风险补偿专项资金、引导基金或信用保证基金,为民营中小微企业首贷、转贷、续贷等提供增信服务。同时,落实财税优惠政策,对金融机构民营中小微企业贷款利息收入实施免征增值税政策。

第四,推广学习民营银行依托金融科技化解民营企业贷款供需两侧之间结构性矛盾的经验。中关村合众创新经济研究院最近对我国17家民营银行的调研显示:2018年17家民营银行与六大国有银行相比,总资产仅占1/400,利润不足1/200,而为小微企业贷款总额却达到1/20。我国民营银行以服务小微企业为宗旨,正在成为普惠金融服务小微、科技智慧网络银行、金融创新发展和金融行业高质量发展的生力军和领跑者。民营银行的“微业贷”和“惠农贷”等一批创新产品,已为缓解我国民营中小微企业“贷款难、贷款贵”提供了一种全新模式。建议国家银保监会对服务民营经济发展卓有成效的民营银行加快发展提供更为宽松优惠的政策支撑,并推广民营银行服务小微企业发展的经验,鼓励商业银行提高产品的科技含量,提高金融服务能力意识,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

成都市成华区工商联 版权所有 2008-2012 联系地址:四川省成都市一环路东3段148号 邮政编码:610051
联系电话:028-84310789(办公室) 84361648(会员科) 84360890(经济科)
非公有制经济信息服务中心 联系电话:028-84381439